路加

后来(上)

全员吐便当的设定不能更美好!这篇不是我写的,是转发的转发的转发的!只是我自己马克方便找文的!作者是凭栏听夜大大,楼下有直达链接,推荐和收藏请给原文!!!


凭栏听夜:



OOC请注意!!!!!!




私设如山请注意!!!!




死间计划总指挥是毒蛇请注意!!!!!!!




集体吐便当请注意!!!!!!!!!




解读人物偏颇有之,请注意!!!!!!




写手站楼苏,请注意!!!!!!!!












特高课在上海的76号曾经出过一件大事儿,先是有经济顾问、上海世家末流的明家大少爷被查出有通共嫌疑,被秘密处决,听说是挫骨扬灰在黄浦江,随后检举有功的76号处长汪蔓春被发现有军统嫌疑。




这事儿闹得沸沸扬扬一段时间,随着明家人的销声匿迹,这事儿也少有人再提起了,不过,打走了日本鬼子之后,国共两党先后争着为明楼正其抗日功勋之名,军统公布了死间计划,算是抢到了明楼的英勇事迹,南方局随即表示明楼在卧底期间为抗日志士行筹划掩护事,功在国家,军统琢磨一回,觉得赚了这个人情也不错,索性买一赠一连同明楼的生死搭档王天风也算了进去,不过,这两人的奖章和抚恤金一直没人来领,王天风是孑然一身,家人禁丧命于日寇枪炮下,而明家外迁,后来还是回沪请祖宗牌位的明家子弟明堂来代领了两人奖章,道说王天风既是与明楼同命,明家也该一并给人供了香。




明镜与明台早更换了名姓过起逍遥日子,明镜手里还有几分在外国的资本,吃穿不愁,明台的儿子也长大了,便打算着往巴黎去瞧一瞧,散散心。




巴黎,这里也曾是一片焦土,正在缓缓焕发生机,三个黑发黑瞳的青年男子缓步行在河畔,被护在中间的男子瘦削得厉害,明显身上有伤,他左手边个子矮一些的手上推着轮椅,他右手边与他身高仿佛的男子则小心翼翼的扶着人。




“你家男丁倒是都跟你一样会做人。”推着轮椅的男子言语间讽意极浓。




“明堂大哥为人宽厚,做事向来滴水不漏。”正扶着人的精干男子随口回了一句,抬手给他半扶半抱在怀中的人擦了汗,问道,“大哥可要歇一会儿?”




“好。我记得明堂哥这几天要过来?”被两人小心的扶坐在轮椅中的男子轻声道,声如金玉,弯弯唇角,整个人周身气息和煦如春。




半晌偷眼瞧着的人对视一眼,暗自惭愧,这时候受伤的人可能是手染罪厄的侵略者,也可能是保家卫国的战士,单看人那一双静水瞳子,周身气派,便会是后者。




伪装者若要骗人自是会毫不破绽,不过卸下妆,他们也不过是三十出头的年轻人。




口中说着明堂哥的人便是世人皆以为死的明楼,扶着他的是明诚,口上道着别扭言辞,动作温柔的男子就是王天风。




当年的死间计划到底是照着明楼的计划执行,郭骑云和于曼丽虽然暴露了身份,但是安全撤离,阴差阳错,这二人也真做了表兄妹辗转在巴黎常驻,郭骑云的女朋友在明堂的安排下千里独行寻夫,也是美事一桩。




明楼身为死棋,在王天风和明诚的细密周旋下,被偷梁换柱,在巴黎定居,以其专业手段筹划资金。




明楼如今身体并不十分好,76号手段残忍,更何况发觉自己被骗的汪蔓春满心怨恨手段歹毒,明楼被偷出来的时候几乎是破碎的布偶。




幸好明诚手上的人手别的不多,擅长医术者甚众,保得性命剩下就是将养。




本来三人行事多有遮掩,但现今他三人荣耀加身,倒是不必再顾虑太多,方才青天白日的在街上闲逛。




明楼生死门前走一场,忘了些事,还记得些事,睁了眼,瞧见王天风虽不记得人名,却并不防备,瞧见明诚时,却是怔怔唤了一声阿诚,叫王天风气得摔了,手巾出门。




待明诚瞧着明楼又睡了去,将人交给郭骑云和于曼丽照看,寻出门去,瞧见戒烟许久的王天风迎风而立,不用上前,他就晓得人是红了眼,他又何尝不是?




忘了也好,辛苦半辈子,轻松些是他该得的。




王天风当时的拍板决定,也是众人共识,郭骑云瞧着莽撞,有时候又心细如发,众人捡着明楼记得的事儿说着,而明楼也晓得自己忘记了一些事情,不过,既然忘记,也是有理由的,身边这些人的关心好意,他能感受得到,又何苦追根究底?万事随缘。




王天风听捧着《庄子》做明楼交代的课业的于曼丽转述的话,哼了一声,难得未有讽刺之言。




因明楼的执拗,非得叫于曼丽和郭骑云去上学,明诚和王天风只好排了班,一个处理经济事务时,另一个陪着明楼往巴黎大学做做讲座,偶尔明堂会来与他们说一说故乡事。




明楼身体恢复得还好,喜欢上了画画,素描是画的明诚最多,王天风、于曼丽和郭骑云夫妇照着顺序排。




当然,明楼最喜欢做的还是动动嘴皮子,将身边人支使得团团转,比如与人斗着嘴做个经济计划,撵着学了裁剪艺术的郁闷里跑遍巴黎寻了搭配妥帖的布料来,念着开了餐厅的郭骑云做出正宗的鲁菜和上海特色点心来。




如今六人在巴黎过得很好。




王天风察觉到落在他们身上的探究眼神,松开了搭在轮椅上的手,明诚心领神会的上前一步,将明楼护住。




明楼沉迷于手上画作中,并未察觉分毫。




王天风瞧着这一二年愈发显得年轻的明楼笑了笑,慢慢退了两步,转身向那目光的来处望去。




看清了来人,王天风瞧着那几人面色各异,眼神在那申请戒备非常的中年女子面上停留许久,唇边讽意甚重,随即将眼神落在边上神情激动的男子面上,目光柔和些许,抬手竖起食指在唇边。






评论(2)

热度(107)

  1. sherryfly凭栏听夜 转载了此文字